中奥塔哥

中奥塔哥不光有着壮观的风景,成熟的旅游文化,同时这里也是世界顶级黑皮诺的出产地;更不用说其令人印象深刻且鲜活的白葡萄酒了。

central

  • 历史上这里就被认为“非常适合”酿酒(见布拉加托,1895*);事实上产区的第一块奖牌是由一款“勃艮第风格”的葡萄酒于1881年在悉尼获得的,来自于法国人Jean Feraud在1864年种下的葡萄藤。葡萄种植的重新兴起初现于20世纪50年代, 那之前这里的种植中心一直是以核类水果为主导的。到了20世纪70年代,部分先锋酒庄的建立更为此地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比如Taramea, William Hill, Rippon, Black Ridge和吉布斯谷Gibbston Valley。
  • 近期的迅速扩张,使得今天的葡萄种植已超过了樱桃和杏园的面积。极端的气候令精心选址的葡萄园所产出的葡萄酒带有良好的集中度和细腻感,各子产区的不同表现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 这片非凡的土地上有着白雪皑皑的山脉,还有闪闪发光的河流蜿蜒于峡谷深处(早在1800年这里曾是一个淘金圣地),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观光者,他们总是被这个产区精美的酒庄品酒室,和葡萄酒主题旅行内容而深深吸引着。

* Romeo Bragato在1895年主导了关于新西兰作为一个葡萄栽培国家的专门研究*

  • 1,909
  • 8.4
  • 2.4%

Planting data

栽培与酒类 (2013)

(生产公顷)

黑皮诺1356ha

• 吉布斯顿谷区产区的葡萄酒甜美且柔软,带有覆盆子和草莓等的果香,并伴有新鲜的草本和香料的香气。
• 气候较温暖的班诺克本及洛本,所出产的葡萄酒酒体饱满,单宁显著,带有樱桃和黑色水果味。
• 产自亚历山德拉的黑皮诺普遍带有一丝百里香的芳香。

芳香型葡萄酒311ha

霞多丽45ha

长相思43ha

选择区域...
1 2 3 4 5 6

1 瓦纳卡

这个子产区在皇后镇以北80公里的地方,中间隔着几座山脉,自诩为世界上最风景如画的葡萄园之一。 比起皇后镇和克伦威尔地区,这里更为凉爽,稍显潮湿;美丽的瓦纳卡湖如镜面般反射了阳光的热量,从而缓解了霜冻的影响,出产着精巧鲜活的葡萄酒。

2 吉布斯

位于皇后镇东面,毗邻壮观的Kawarau Gorge, Gibbston自1987年就有了商业葡萄酒的出产,从那时延续至今。 这个海拔最高的子产区有着更为凉爽的气候;在向北的山坡上种植的葡萄,较其相邻子产区成熟得更晚,从而出产着更轻盈的葡萄酒,但仍有良好的集中度。

3 Bannockburn

位于Cromwell valley最南边的卡瓦劳河南岸,这里的葡萄园占据了本产区最温暖干燥的位置之一 (采收期最多会早于吉布斯一个月),出产着相当独特且复杂的葡萄酒。

4 亚历山大

1864年Feraud就是在这里开始种植葡萄的,其石头建造的酒庄仍旧矗立在这片壮观的片岩土地之上。 这个最南边的子产区气候干燥,夏季和冬季条件极端,明显的昼夜温差一直延续到收获期,使得葡萄酒带有鲜明的品种特征,香气浓郁,且结构精美。

5 本迪戈

克伦威尔东北面的本迪戈可能是所有子产区之中最温暖的一个了,这里大部分的葡萄都种植在向北的平缓斜坡上。 种植在多石的土壤之上的葡萄藤,更能获取到炎热夏季的极端日照,以及清冷夜晚的凉意。

6 克伦威尔

这片地区位于Lake Dunstan的西面,延伸至克伦威尔镇以北25公里左右的地方。大多数的种植位于低处的阶地, 和与白雪皑皑的比萨山脉平行的山谷地带,出产着丝滑且诱人的葡萄酒。

Map key Subregion Vineyard

气候

这里是世界上最靠南的葡萄酒产区,也是新西兰海拔最高的产区;半大陆性气候带来了不可抗拒但可有所应对的霜冻威胁。然而,明显的昼夜温差,充足的光照和短暂炎热的夏天为葡萄藤提供了一块看似恶劣却充满机会的土地。葡萄园选址意味着一切。干燥的秋季和总体的低湿度是重要的有利条件,有助于形成令人惊艳的纯净度和复杂度。

1,973hrs

637mm

SOURCE: MetService climate summary 1971-2000

土壤

这个产区由冰川形成,如今为湖泊河流所界定,这里有着极端的天气和一系列多样的土壤,包括碎片岩,黏土,淤泥土,砾石,风沙和黄土,甚至还有淘金留下的水渠。绝大部分的底层土壤多石,且底部多是片岩或硬砂岩,所以都有良好的排水性。